李祐(唐朝将领)_百度百科财神透特

更新时间:2019-11-08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李祐出身淮西牙将,骁勇善战。“淮西之乱”时,李祐助吴元济拒抗官军。后被唐邓节度使李愬设计生擒,受其信用。他建议李愬袭取蔡州,活捉吴元济,平定淮西。此后历任神武将军、金吾将军、夏绥节度使、右金吾大将军、泾原节度使等职。太和二年(828年),改任横海节度使,率军平定李同捷叛乱。

  李祐本为淮西镇的牙将,他侍奉淮西节度使吴少阳之子吴元济,骁勇善战。自元和九年(814年)吴元济叛乱以来,李祐担任行营将,守卫兴桥栅(

  元和十二年(817年),李祐为唐邓随节度使李愬计擒。李愬明白李祐有胆略,于是将他免死,并予以厚待。

  ),他单独叫来李祐和另一位降将李忠义,屏退外人后才进行交谈,有时谈话一直延续到夜半,别人都不能够参与商议。众将担心李祐制造变故,往往规劝李愬,而李愬待李祐更为优厚。士兵们也不高兴,各军每天都有文书声称李祐是淮西的内应,而且说是听敌方奸细讲的。李愬担心诽谤事先传到朝廷,自己来不及搭救李祐,便握着李祐的手哭泣着说:“难道是上天不愿意平定这伙贼人吗?为什么你我二人相互了解得如此深切,但就是不能够制服众人的议论呢?”因而,李愬对大家说:“既然诸位怀疑李祐,请大家让他到天子那里接受死刑吧!”于是,李愬给李祐加上枷锁,将他送往京城,事先暗中上表说明情况,并说:“如果杀了李祐,就无法成功。”唐宪宗遂颁诏释放李祐。

  李愬见到李祐后,花卉浇水有什么方式?夜明珠预测2019-11-07非常高兴,任他为散兵马使,让他带着佩刀,巡视警戒,在自己的帐中往来。有时,李愬与他一同就寝,秘密交谈,直到透出曙色也不入睡,有人在帐外暗中偷听,只能听到李祐感动的哭泣声。当时,李愬麾下牙卫队三千人,号称六院兵马,都是山南东道精悍勇锐的军队,李愬又任命李祐为六院兵马使。

  李愬先后出兵攻取蔡州以西和西北的文城栅、马鞍山、路口栅、嵖岈山、冶炉城和西平等据点,与北线郾城一带的唐军兵势相接,连成一气。他还遣将攻克蔡州以南和西南的白狗、汶港和楚城诸城栅,切断了蔡州与申、光二州的联系。其主力进驻距蔡州仅六十五里的文城栅,建立了接近蔡州的奇袭基地。

  九月,李祐见奇袭的条件已经成熟,向李愬进言说,淮西精兵都在洄曲和边境,守卫蔡州的全是老弱,可以乘虚直捣其城,出其不意,一举擒吴元济。李愬深以为然,便着手准备出兵事宜。

  十月初十,李愬利用风雪交加、叛军放松警戒之机,命李祐等率敢死队三千人为前锋,自己与监军将三千人为中军,命李进城率三千人殿后。各军行动隐秘,除个别将领外,全军上下均不知行军的目的地和此行任务。李愬只下令说向东。东行三十里后,唐军在夜间抵达张柴村,乘守军不备,全歼包括负责烽燧报警士卒在内的守军。待全军稍事休整和进食后,李愬留五百人守城栅,防备朗山方向之敌,另以五百人切断通往洄曲和其他方向的桥梁,并下令全军立即开拔。诸将问军队开往何处,李愬才宣布说,入蔡州直取吴元济。诸将闻说皆大惊失色,但军令如山,众将只得率部向东南方向急进。此时夜深天寒,风雪大作,旌旗为之破裂,人马冻死者相望于道。张柴村以东的道路,唐军无人认识,人人自以为必死无疑,但众人都畏惧李愬,无人敢于违令。

  夜半,雪愈下愈大,财神透特唐军强行三十五里,终于抵达蔡州。近城处有鸡鸭池,李愬令士卒击鸡鸭以掩盖行军声。自从吴少诚抗拒朝命,唐军已有三十余年未到蔡州城下,所以蔡州人毫无戒备,未发现唐军的行动。四更时,李愬军到达蔡州城下,守城者仍未发觉。李祐、李忠义在城墙上掘土为坎,身先士卒,登上外城城头,杀死熟睡中的守卒,只留下巡夜者,让他们照常击柝报更,以免惊动叛军。

  李祐等既已得手,便打开城门,迎纳唐军。接着,又依法袭取内城。鸡鸣时分,雪渐止,李愬进至吴元济外宅。吴元济直至起床后,才听到唐军传令,响应者近万人。他于是率左右登牙城抗拒。不久后,牙城失陷,吴元济被擒获,淮西平定。

  元和十三年(818年)七月,宪宗命诸镇征讨叛乱的平卢军节度使李师道。李祐随武宁节度使李愬出征,十月,在兖州鱼台县(

  长庆元年(821年)六月,李祐出任检校左散骑常侍、夏州刺史、御史大夫、夏绥银宥(

  宝历二年(826年),去世。其子李同捷窃取兵权,谋求承袭父职。次年,朝廷举兵讨伐,但战事拖延日久。太和二年(828年)十一月,新任横海节度使傅良弼在赴任途中逝世,朝廷命李祐出任检校户部尚书沧州刺史、沧德景节度使(

  太和三年(829年)正月,义成军的行营兵三千人在调防禹城的途中溃乱叛变,李祐与天平军节度使崔弘礼合力将其诛杀

  沧州平定后,谏议大夫柏耆奉诏前来安抚行营将士。柏耆喜欢张大自己的声威,用威严钳制诸将,诸将已深恶痛绝。李同捷请降后,李祐派大将万洪暂镇沧州。柏耆怀疑李同捷请降有诈,便率数百名骑兵赴沧州,寻找借口诛杀万洪,然后将李同捷及其家属一并带往京城。

  )北的木瓜岭修筑军营,以防御党项侵扰。他的这些举措,完善了边境的防御体系。

  李昂:自元戎环壤,王旅进攻,卵窥危巢,飙振槁叶。动必乘彼机会,退皆扼其咽喉,故戴义启入郛之殊庸,李祐展下城之胜略,累稔逋寇,一朝削平。此诚天人合符,中外叶力,永言勋效,无忘寤思。

  刘昫:①王沛之擒僚婿,韩国id医院梁恩珍院长被邀请到胸部整形假体蓓菈,李祐之执贼渠,皆因事立功,转祸为福。智则智矣,仁者不为!

  王安礼:淮西之叛,非有险固可负,特以兵利卒顽,奕世擅命,然必有裴度之谋,(李)光颜之忠,李愬、李祐之勇,为之裨辅,引天下方镇屠之,顾犹假以岁月而后得志。

  李祐显贵之后,许多公卿大臣都向其女求婚,李祐一一拒绝。一天,李祐大宴幕僚,声称要为女儿择婿。大家都认为他一定是选中了哪家名门贵族。待到开宴时,还寂然无声。酒至半酣,李祐领出一个坐在末座的将领,对他说:“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成婚,今日我便把爱女托付于你。”当即为二人举行了婚礼。后来,有人问李祐这么做的原因,李祐回答:“我常见那些有地位的人喜欢和望族缔结成亲,可大族的子弟们长期习染于荒淫奢侈,往往得不到好的结果。我凭自己的韬略才干才得到今日的位置,自己选择女婿,何必要高攀追求虚名呢?”听到此话的人都认为李祐见识卓越。

  《旧唐书·卷十七上·本纪第十七上》:(大和三年)五月……丙申,横海军节度使李祐卒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·唐纪五十六》:祐者,淮西骑将,有勇略,守兴桥栅,常陵暴官军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李祐,本蔡州牙将。事吴元济,骁勇善战。自王师讨淮西,祐为行营将,每抗官军,皆惮之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·唐纪五十六》:愬每得降卒,必亲引问委曲,由是贼中险易远近虚实尽知之。愬厚待吴秀琳,与之谋取蔡。秀琳曰:“公欲取蔡,非得李祐不可,秀琳无能为也。”……庚辰,祐帅士卒刈麦于张柴村,愬召厢虞候史用诚,戒之曰:“尔以三百骑伏彼林中,又使人摇帜于前,若将焚其麦积者。祐素易官军,必轻骑来逐之,尔乃发骑掩之,必擒之。”用诚如言而往,生擒祐以归。将士以祐向日多杀官军,争请杀之。愬不许,释缚,待以客礼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元和十二年,为李愬所擒。愬知祐有胆略,释其死,厚遇之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·唐纪五十六》:时愬欲袭蔡,而更密其谋,独召祐及李忠义屏人语,或至夜分,他人莫得预闻。诸将恐祐为变,多谏愬。愬待祐益厚。士卒亦不悦,诸军日有牒称祐为贼内应,且言得贼谋者具言其事。愬恐谤先达于上,己不及救,乃持祐泣曰:“岂天不欲平此贼邪!何吾二人相知之深而不能胜众口也。”因谓众曰:“诸君既以祐为疑,请令归死于天子。”乃械祐送京师,先密表其状,且曰:“若杀祐,则无以成功。”诏释之,以还愬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推诚定分,与同寝食,往往帐中密语,达曙不寐。人有耳属于外者,但屡闻祐感泣声。而军中以前时为祐杀伤者多,营垒诸卒会议,皆恨不杀祐。愬以众情归怨,虑不能全,因送祐于京师,乃上表救之。宪宗特恕,遂遣祐赐愬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·唐纪五十六》:愬见之喜,执其手曰:“尔之得全,社稷之灵也!”乃署散兵马使,令佩刀巡警,出入帐中。或与之同宿,密语不寐达曙,有窃听于帐外者,但闻祐感泣声。时唐、随牙队三千人,号六院兵马,皆山南东道之精锐也。愬又以祐为六院兵马使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·唐纪五十六》:李祐言于李愬曰:“蔡之精兵皆在洄曲,及四境拒守,守州城者皆羸老之卒,可以乘虚直抵其城。比贼将闻之,元济已成擒矣。”愬然之。冬十月,甲子,遣掌书记郑澥至郾城,密白裴度。度曰:“兵非出奇不胜,常侍良图也。”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愬大喜,即以三千精兵付之。祐听言,无有所疑,竟以祐破蔡,擒元济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·唐纪五十六》:(元和十二年十一月)辛丑,以唐、随兵马使李祐为神武将军,知军事。

  《书·卷二百一十四·列传第一百三十九》:李祐以功迁神武将军,赐田宅米粟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以功授神武将军,迁金吾将军、检校左散骑常侍、夏州刺史、御史大夫、夏绥银宥节度使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二十四·列传第七十四》:十月,徐州节度使李愬、兵马使李祐于兖州鱼台县破贼三千余人。

  《旧唐书·卷十六·本纪第十六》:(长庆元年)六月……戊寅,以金吾将军李祐检校左散骑常侍,兼夏州刺史,充夏绥银宥节度使,代李听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三十八·志第十八》“宥州”条:元和九年,复于经略军置宥州,郭下置延恩县。十五年,移治长泽县,为吐蕃所破。长庆四年,夏州节度使李祐复置。

  《旧唐书·卷十七上·本纪第十七上》:(长庆四年三月)甲戌,夏州节度使李祐奏:于塞外筑乌延、宥州、临塞、阴河、陶子等五城,以备蕃寇。又以党项为盗,于芦子关北木瓜岭筑垒,以扼其冲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三·唐纪五十九》:傅良弼至陕而薨。乙酉,以左金吾大将军李祐为横海节度使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宝历初,入为右金吾大将军。寻以吐蕃入寇,出为泾州刺史、泾原节度使。

  《旧唐书·卷十七上·本纪第十七上》:(宝历二年)五月……以金吾卫大将军李祐为泾原节度使。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一·列传第一百一十一》:太和初,讨李同捷,迁检校户部尚书、沧州刺史、沧德景节度使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四·唐纪六十》:春,正月……义成行营兵三千人先屯齐州,使之禹城,中道溃叛,横海节度使李祐讨诛之。

  《书·卷一百六十四·列传第八十九》:​李祐以郑滑兵三千入齐而溃,(崔)弘礼悉斩之,为出郓兵二千,祐遂大破贼,尸藉十余里,祐望郓拜曰:“活我者崔公也!”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四·唐纪六十》:二月,横海节度使李祐帅诸道行营兵击李同捷,破之,进攻德州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四·唐纪六十》:夏,四月……李祐拔德州,城中将卒三千馀人奔镇州。李同捷与祐书请降,祐并奏其书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四·唐纪六十》:谏议大夫柏耆受诏宣慰行营,好张大声势以威制诸将,诸将已恶之矣。及李同捷请降于祐,祐遣大将万洪代守沧州。耆疑同捷之诈,自将数百骑驰入沧州,以事诛洪,取同捷及其家属诣京师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四·唐纪六十》:诸道兵攻李同捷,三年,仅能下之。而柏耆径入城,取为己功。诸将疾之,争上表论列。辛卯,贬耆为循州司户。李祐寻薨。……初,李祐闻柏耆杀万洪,大惊,疾遂剧。上曰:“祐若死,是耆杀之也!”癸酉,赐耆自尽。

  《智囊全集·上智部总叙·远犹卷二》:李祐爵位既高,公卿多请婚其女,祐皆拒之。一日大会幕僚,言将纳婿,众谓必贵戚名族,及登宴,寂然。酒半,祐引末座一将,谓曰:“知君未婚,敢以小女为托。香港挂牌彩图”即席成礼。他日或请其故,祐曰:“每见衣冠之家缔婚大族,其子弟习于淫奢,多不令终。我以韬铃致位,自求其偶,何必仰高以博虚望?”闻者以为卓识。

  《旧唐书·卷十七上·本纪第十七上》:甲戌,左金吾卫大将军李祐进马二百五十匹。御史温造于阁内奏弹祐罢使违敕进奉,祐趋出待罪,诏宥之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二百四十三·唐纪五十九》:夏绥节度使李祐入为左金吾大将军,壬申,进马百五十匹,上却之。甲戌,侍御史温造于阁内奏弹祐违敕进奉,请论如法,诏释之。祐谓人曰:“吾夜半入蔡州城取吴元济,未尝心动,今日胆落于温御史矣!”

  《旧唐书·卷一百六十五·列传第一百一十五》:李祐自夏州入拜金吾,违制进马一百五十匹。造正衙弹奏,祐股战汗流。祐私谓人曰:“吾夜逾蔡州城擒吴元济,未尝心动,今日胆落于温御史。吁,可畏哉!”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